“网红”女主播跳槽,遭前东家索赔156万!厦门法院这样判……

“网红”女主播跳槽,遭前东家索赔156万!厦门法院这样判……
现在成为一名“网红”主播 已经成为时下 不少高颜值年轻人热心的工作之一 “主播”这个工作 看似时髦好玩、有知名度还能挣钱 但由此引发的胶葛 也不在少数 当红主播小崔在为S生意公司打工一年后 私行另投门户 S生意公司眼看着尽力付诸东流 所以将“网红”小崔告上法庭 S生意公司诉称 2017年5月份,小崔和S生意公司签定《演员生意协议》,规则自2017年5月24日至2020年5月24日,小崔在未经S公司书面赞同的情况下,不得以任何方法到任何非S公司协作的互联网直播渠道从事互联网演艺活动。若构成违约,小崔应向S公司支付50万元违约金,或支付合约期内近12个月公司因小崔所取得的渠道月平均营收乘以剩下合约月份的总金额,以两者金额较高者为准。 图片来历网络 与本文无关 协议签定后,S公司安排专门人员对小崔供给形体、才艺训练,并在互联网渠道及线下投入很多资金和资源以提高小崔的人气和影响力。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小崔累计为S公司创收78万余元,小崔自己则分到了58万余元。但2018年6月起,小崔却在未经S公司的赞同下,自行在CC直播(化名)等渠道展开网络直播活动,S公司遂将其告上法庭,索赔156万余元。 对此,小崔表明 她早在2018年5月就向S公司提出解除合同,替换直播渠道。尔后两边从未就案涉合同事项再次交流,S公司也未告诉她参加公司的直播活动。这几个月的缄默沉静足以证明S公司的情绪。据此,小崔以为自己无须承当违约责任。 在两边各不相谋的情况下 法院是这么判的 思明法院审理以为,依据协议,小崔未经S公司的赞同展开网络直播活动,其行为已构成违约。近来,思明法院作出一审判定,小崔向S公司支付违约金50万元。 跟着“网红”主播这个工作的走红 直播圈内换岗、渠道挖人的音讯从未中断过 相似的案子层出不穷 上一年11月,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官方微信号披露了游戏主播“嗨氏”与虎牙直播合同胶葛案的终审判定—— 主播“嗨氏”出生于1997年,依托直播《王者荣耀》而成为游戏界的头部主播之一,被不少网友称为“王者荣耀一哥”。2017年,“嗨氏”签约游戏直播渠道虎牙,年收益到达千万元。两边的合约显现,乙方(江某涛)许诺在协作期间内,不得在与甲方(虎牙公司)存在或或许存在竞赛联系的现有及未来的网络直播渠道及移动端应用程序(包含但不限于斗鱼直播等渠道)以任何方式进行或参加直播,包含任职、兼职、挂职或免费直播;不得承受竞赛渠道的商业活动。 嗨氏 不过,2017年8月,“嗨氏”单方面宣告脱离虎牙,并在另一直播渠道斗鱼展开直播,虎牙发布声明称,“嗨氏”违约,随后虎牙宣告向“嗨氏”提起诉讼。 一审判定显现,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以为,江某涛违约,歹意显着,拒不执行人民法院收效裁决,拒不到庭承受问询,虎牙公司投入巨大,因江某涛违约形成的用户丢失丢失巨大,江某涛也因违约取得巨额收益,应由江某涛承当晦气结果,若调低违约金,于理不合,于法不容。法院作出判定,要求江某涛(嗨氏)于判定发作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驳回虎牙公司其他诉讼恳求。 嗨氏不服一审判定,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终究,法院驳回“嗨氏”江某涛的上诉恳求 维持原判 这意味着—— 主播“嗨氏”为自己的换岗行为 支付4900万违约金的价值 在此规劝各位“网红”们 不要为了一时功利 忘了契约精力和工作道德 做人最重要的仍是信守许诺 来历:海西晨报、厦门日报 归纳广州日报、汹涌新闻 海西晨报记者:白斌斌 厦门日报记者:谭心怡 通讯员:思法 修改:杨欣 审阅:蔡文演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